主页 > 盛兴彩票网登录 > >也要堂堂正正的打破紫幽阵冲进紫天城
盛兴彩票网登录

也要堂堂正正的打破紫幽阵冲进紫天城

时间:2018-05-04 09:08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皇帝陛下登时一阵愕然,这老货真是不是有点太过小题大做了。
 
    为了这点事,居然出动了这么多暗卫。
 
    但是,这样的世纪大戏,出动暗卫助演,确实是不算太浪费!
 
    “老夫一辈子也没遇到这么舒心这么好笑的事儿,自然要多收集一些资料,等这帮家伙走了,老夫没事就想想,郁闷的时候也想想,自然而然的时时胸怀开朗,再无愁颜……”
 
    秋剑寒嘿嘿一笑。老元帅这一刻,笑得居然有些猥琐……
 
    皇帝陛下咳嗽一声,严肃地说道:“全部记录好之后,给朕也送一份,朕的监督你们是否公器私用,知道了么?!”
 
    嗯,原来某千古一帝也是腹黑的角色,表面义正言辞,实则别有想法。
 
    ……
 
    面对诸国联军的联袂拜访,将门接待,既不热情,也不冷漠。
 
    总而言之,就是中规中矩;反而是云扬在将门老实了很多,话也说不了几句。
 
    说实在话,将门的那位老太太,让云扬有一种从心里犯憷的感觉。总感觉在这老太太面前舒不开身、撒不了野……
 
    上官灵秀带领着众位将军,在祠堂拜了拜;另有几位将军对于上官家的小校场特别感兴趣,绕着圈走了好几遍。
 
    看着已经被摩挲的发亮,如同涂了一层油一般的十八般兵器,看着小校场一百多年来被无数人练武踩踏得比钢铁还要坚硬的地面。
 
    看着那静默无言的一排排牌位。
 
    看着每一个上官族人的身世掌故……
 
    所有将军的表情,尽都归于沉默。
 
    “上官胜,十五岁成亲,十六岁入军伍,十八岁升任大军先锋,二十岁,战死东疆……”
 
    “上官杰,十八岁进入军伍,同年冬,为了解救被围困的同袍,率领三百骑冲营,死于乱箭之下,尸骨无存……”
 
    “上官东;十六岁为偏将,十八岁为一营主将,二十二岁,成为一面之将,二十五岁,为三军副帅,二十八岁,为东军之帅,三十二岁,为玉唐大帅,三十五岁,遭流矢所害……”
 
    “上官天南,十七岁成亲后入伍,当月战死黑石关……”
 
    “上官……”
 
    将军们骇然发现;上官家族男丁,竟然从来没有超过二十岁才入军伍的,一般都是十六七岁便即踏上了战场,然后百战功勋,征袍血染,马革裹尸还。
 
    出战之后,当年死亡的,不过是寥寥;那是实在运气不好所致;大部分都能够一步步在军中晋升,凭军功积累,成为将军,成为大将军,成为元帅……
 
    尤其是这里面记载的一个人,众人对之最是如雷贯耳。
 
    “上官无敌,……二十八岁,为西军先锋将,结义兄弟中埋伏被困,单人独马,冲击紫幽帝国二十万大军,从东杀到西,从西杀到东;来来回回冲了七次,杀敌万余,却因战马气力不支,马失前蹄,最终死于万箭围歼之下……”
 
    这一条记录,紫幽帝国的那几位将军看得尤其仔细,而紫幽帝国第一元帅紫元龙的脸色,变得尤其难看。
 
    紫幽帝国另一位满头头发胡子都白了的老将军王玉堂脸上露出唏嘘之意:“老夫今年,九十三岁……在军旅之中,亦属高龄了……当初上官无敌冲阵之役,老夫当年十九岁,不过是一个伍长,率领五个兄弟,在军中效命……当日那一战,纵使距今时隔七十四年,兀自记忆犹新,每当午夜梦回,似乎又能看到当年那位无敌战将,策马持枪,强势到来……”
 
    “当年上官无敌掌中霸王锐金枪,胯下嘶风闪电兽;一人一骑,视千军万马为无物;来去如风、睥睨纵横……那是何等的威风……”
 
    “万马军前,他一个人站在那里,对着我紫幽二十万大军说道:帅旗不准立起来!否则,必斩之!”
 
    “当时大帅焉能受他威胁?即时帅旗高矗、示之以威;然而就在帅旗树立起来的第一时间,上官无敌单骑冲阵,于万马军中,冲到帅旗之下,一剑砍断,旋即回转,眨眼无踪,如此,在一个月之中,先后斩断帅旗十七杆!气的大帅呕血而死……”
 
    “当时上官无敌之勇,天下无双。”
 
    寒山河在一边轻声道:“既是如此英雄,为何在二十万大军中连冲七次,将自己生生累死?到底是什么结义兄弟……能让他如此?”
 
    …………
 
 
------------
 
第一百九十章 将门之仇!
 
    王玉堂脸上露出来惭愧之色:“最初并非是结义兄弟……而是,当初元帅呕血而死,元帅之子派遣国内高手,潜入玉唐,绑走了上官无敌的妻儿……”
 
    此言一出,各国将军都是露出来鄙视之色。
 
    战场决杀,无所不用其极,任何卑鄙手段都可用,都能用,向来胜者为王,然而最忌施展战阵之外的盘外招,掳人威胁之法,乃是最下乘亦最不入流的下作手段,任何将领一旦施出此法,无论他之前有多少风采,是役取得了何等战果,此后又有如何功绩,都再无资格列入大陆名将之林,累及妻儿,乃是兵家大忌!
 
    而以如此卑鄙手段,对付一代英雄,更是令人发指、齿冷不已!
 
    “上官无敌得信,若是如约冲阵,最终死于阵中,则放回他的妻子儿子;若是能够救得走,前仇也就此作罢。但是……上官无敌的妻子在知道自己被用来要挟丈夫之后,立即自尽而死;怀中幼子,也被那女子亲手杀死!”
 
    “当时那女子说道:卑贱之命,怎地我夫君万一;夫君冲阵,必死无疑,我若去,留子存活,待他长大成人,知道父亲乃是因他而死,也要惭愧终生,不如就跟为娘一道共走九泉。今生娘对不住你父子,愿来生,能补偿。”
 
    “说罢杀死爱子,旋即自尽身亡,唇边尤自笑颜。”
 
    “上官无敌冲阵到后来,终于得知妻儿已死的事实,伤心万状,这才决意战死于万马军中,只因,他自己也不想活了……”
 
    一侧。
 
    上官灵秀冰冷的声音说道:“无敌先祖逝去,乃是上官家一大耻辱;从那之后,上官家族发誓,若不能报此血仇,了此因果,便一直以供奉结义兄弟之名为掩!”
 
    “只等血仇得偿,祖母与小叔祖灵位才会回归。这是无敌先祖临死之前,以丹田之气立下的血誓,上官后人,谨记于心!”
 
    众位将军登时齐齐一阵肃然。
 
    “也是从那以后,大陆军人才立下了一个新的规矩,战场如何厮杀,施展何种手段,都属应有之义,但不得以盘外招为难对手家眷妻儿!”
 
    上官灵秀的声音,如同一串冰珠洒落地面。
 
    云扬在一边问道:“如何才算是报仇?”
 
    紫幽帝国老元帅王玉堂黯然闭上了眼睛。
 
    上官灵秀淡淡道:“当时的紫幽帝国元帅,乃是紫恒忠;在他死后做下这等下作事情的,乃是他的儿子紫毅成;后来紫毅成发动兵变,将当时的紫幽帝国皇帝赶下宝座,自己一家,成为皇族……一直延续到如今……”
 
    “若说了结此仇,须得将紫幽帝国灭国,将紫幽皇族斩尽杀绝,才算终结!”
 
    紫幽帝国元帅紫元龙脸色变幻,难看之极。
 
    他亦是紫幽帝国皇家血脉,面对这一段掌故公案之时,也不禁心中动荡。
 
    上官灵秀看了看他,冷冷道:“紫元帅可以放心,我们不会在你在玉唐的时候对付你;要杀你,亦需在战阵之上;覆灭紫幽,也要堂堂正正的打破紫幽阵,冲进紫天城,堂堂正正,在天下英雄见证之下,铲除你们紫皇氏的所有血脉!”
 
    上官灵秀淡淡道:“大陆军旅恩怨,各国公认的,就只剩下了先祖这一桩!其他的,无论生死胜败,尽皆无恩无仇!”
 
    “后来所谓的无恩无仇,无敌一诺;便是由此而来。”
 
    上官灵秀的脸色很是平静冷静。
 
    但云扬闻言之下,却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将紫幽灭国,屠尽皇族!
 
    这个仇……貌似很难报啊。
 
    云扬从来不是一个妄自菲薄之人,甚至可以说很狂,自视极高,但说到能凭一家一族灭尽一国皇室,云扬暂时还没有这样的规划,毕竟是太难了一些!
 
    “上官家族,世世代代,不死不休,必将完成这个心愿,纵使一切代价,也要让无敌先祖一家,地下团聚,九泉聚首!”
 
    上官灵秀说完,淡淡道:“我们上官家先祖,凡是位列在面前牌位的,十之五六,都有这么一段无敌故事……各位若是要一个个参拜,缅怀;恐怕……时间未免拖得太长了。”
 
    这显然是在下逐客令了。
 
    但,面对上官家族的逐客令,就连寒山河,也绝对不敢说半个不字!
 
    那密密麻麻的牌位,其中,有多少人都要比自己的战功要煊赫的多?
 
上一篇:回荡在皇宫上空令到所有听到笑声的人都吓了一大跳
下一篇:真的需要相当的胆量相当的财力